949494.com
当前位置:主页 > 949494.com >
养老院大火:民营字眼刺痛人心公办机构在哪?
发布日期:2019-10-14 16:36   来源:未知   阅读:

  河南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25日晚发生的火灾事故目前已致38人遇难,仍有6人在医院进行救治。着火的房屋均为铁皮板房,铁皮屋墙体夹层多是由泡沫板填充,俗称铁皮泡沫屋(相关报道见A5版)。令人痛心的是,遭遇不幸的多是七八十岁、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悲剧再次给“老有所安”问题敲响警钟。

  点开网络新闻中的图片,我的手在颤抖,甚至无法完整地叙述整起事件。图片里,焦黑的土地,变形的房屋铁架,长江岸线保护的“三条鱼”难题2015年期间,被悄然拉起的警戒线,一切莫不在提醒这是场怎样彻底的燃烧。新闻中说,“早上,大量被困老人的家属在现场默默地守候,除了挖掘机的作业声,一片静默。”然而“静默”二字,又怎能完全地概括整起事件的伤害。当大火燃起,那些被困于房内的老人,又经历过怎样的挣扎?在逃无可逃时,他们又经历了怎样的绝望?这些场景无法去回放,回放只会让心疼痛。

  或许只有足够冷静下来,才能看到该起大火背后系列的“匪夷所思”。尽管现在有关部门尚未给出最终的原因认定,但仅是媒体透露出来的细节,就已经能够充分地证明,这是一起绝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故,或者说,这是一起事先张扬的灾难。按照报道,起火的房子基本是铁皮泡沫屋,而该家养老院成立已有十年之久。一家运营已超过十年的养老院房屋,竟然是极易燃烧的危险铁皮泡沫屋,它让人无法想象。与此同时,就像之前的许多事故一样,我们再次看到了“民营”的刺痛字眼。

  是的,我必须再次强调,酿成如此惨烈悲剧的养老院,是一所在当地运营多年,且被认为是比较成功的民办养老机构。如此强调,绝不是想表达对民营养老机构的低看。相反,在农村与县域中,因公立养老机构的不足,民营养老机构往往是主要的养老载体,它做出的贡献毋庸置疑。但当一场至少死亡38人的大火与民办养老机构联系在一起,就只能说明一个事实:我们可能真正低估了部分民办养老院能力的孱弱。在特定的场景下,它甚至缺乏对于老人基本安全的保护能力。

  立于更高的审视角度,鲁山大火更映射出当前养老模式的某种悖论。老龄社会的到来,注定居家养老要经历到社会养老的转型。然而,我国的养老产业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公立养老机构往往“一床难求”,市场化的民办养老机构,更难言乐观。其起步特征,不仅表现为设备简陋、护理人员多非专业人士;还表现为,外界对民办养老机构的监督力度远远不够。一方面,明知民营养老机构的不完善,另一方面,大量民众又不得不前往,当大火燃起,《海王》早期计划会与蝙蝠侠,悲剧自然就不可避免与挽回。

  鲁山大火的真相,必须被最大程度地还原。而当不堪的情形再次发生在民营养老机构,我们究竟需要一所怎样的民营养老院,亦再次成为无法绕过的追问。从国家层面言之,应该加大对民营养老机构的投入。站在日常监管者的角度,则尤需提高民办养老机构的准入门槛,加强对民办养老机构的安全和管理漏洞排查,甚至建立退出机制。如此,一个让人放心的养老院才是可以期待的。否则,我们何以从鲁山大火中获得血的启示,又何以告慰那些死于无妄大火中的白发苍苍者?

  看看写着“幸福家园”的门楣和“替天下儿女尽孝”的标语,再看看烧得只剩乌黑铁架的火灾废墟,38位老人就这样悲剧性地走完人生,让人怎能不心生悲凉?付出沉重生命代价的鲁山大火,烧出来的绝不只是某个防火隐患,而是一个更为宏大的养老话题——正加速步入老龄化的中国,如何让所有老人都获得一个安全而体面的晚年生活?

  你一定还记得,两年前,同样是在河南,兰考冬天里的一把火,夺走了袁厉害私人收养的7个孤残孩子的生命,举国为之心痛。当时,社会普遍认为是当地民政部门的不作为,才导致7人不幸丧生。其中,最有力的诘问就是:兰考县财政局能花2000万建办公楼,为什么却没钱修福利院?兰考大火后的相关调查显示,全国2800多个县,只有60多个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约2%,对社会福利事业的重视不够显然不只是兰考的问题。

  如果说兰考大火烧出了基层儿童福利机构的严重匮乏,那么鲁山大火无疑烧出了基层养老机构的严重阙如和管理混乱。据了解,发生火灾的这家名为康乐园的老年康复中心是一间民办养老院,成立已经有10多年时间。负责人范花枝和兰考的袁厉害一样,都是农村妇女,因为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无法照顾老人,于是她就想起了要办养老院。入住的老人一般都来自县城周边,很多人来时就已经瘫痪,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

  火灾发生后,面对舆论“老人为何住铁皮屋”的质问,鲁山民政局回应称,彩钢房属临时建筑且易燃,应使用砖混或混凝土结构的永久性建筑。确实,我国《社会福利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养老院建筑应符合《老年人建筑设计规范》,居室不应采用易燃、易碎、化纤及散发有害有毒气味的装修材料。可是,既然这家养老院的铁皮屋建筑根本不合法,为何却存在了十年之久?之前的年检结果为何又一直都合格?

  就像兰考大火后,人们不愿过多指责袁厉害,鲁山大火后,若像当地民政局般将责任全推给范花枝,显然也是不公允的。以她的经济实力和养老院的利润空间,建筑不合格也好,防火不达标也好,其实都是不难理解的。关键是,公办的养老机构在哪里?如果公办养老机构足够当地老人养老,又何需范花枝的民办养老院?这和兰考当初没有儿童福利院,袁厉害依靠个人力量收养被遗弃儿童,是不是一样的性质?

  数据显示,我国平均1000名老人仅拥有17张床位,而在西方发达国家,平均1000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为50到70张。全国范围内,公办养老院几乎都是“一床难求”,曾有媒体报道,某公办养老院想要预订一个床位,要等到166年之后。特别是农村地区,空巢独居老人越来越多,公办养老机构却少之又少。——某种意义上,鲁山大火其实是兰考大火的“余火”,烧出的不仅是养老管理的失职,更是公共服务的缺位。

  习总书记舟山行李克强晤智利总统养老金入市方案中国国防白皮书解放军两飞行员牺牲沪指突破4900点“太子辉”明受审马航将重组贵阳数博会沪指大涨诗意辞职信印度高温日本地震价格信得过景区侯孝贤戛纳获奖

Power by DedeCms